琉璃诗所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发现








这个世上,有一种叫“发现”的东西。


这玩意有点儿奇妙,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都不一样。


她是一个老福特新手,经常在老福特发现一些令自己兴奋不已的小细节。比如发现喜欢的太太、发现自己磕的冷门cp也有太太来产粮了、发现老福特居然有特别关注这个功能,喜欢的太太发文第一时间就能看到。


她兴奋的跑去跟别人说:“我跟你港哦,那个……”


然后对方说:“我早就知道了啊,也就你不知道吧?”


“发现”的小小火焰被浇灭了,还有点儿冒烟。


后来她慢慢地学着忍耐,每次都把将要溢出来的欣喜若狂和喜出望外狠狠地盖住。


过了很久,她又一次有了新的发现,往年来积攒的兴奋竟涌了出来,盖不住了。


她找人:“我跟你说,我发现……”


这回,对方说:“我也知道那个!超喜欢的!”


她觉得她又可以接着发现了。

生日快乐 @迟墨呐~ 

没有太华丽的语言了反正就是祝你生日快乐

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朝俞论坛体】求问今天回来演讲的师哥是???








1L 楼主


 

能不能来个人告诉我今天回来咱学校演讲那两位师哥是???


 



 

2L 


 

他俩都不认识,楼主您是新生叭


 



 

3L 楼主


 

是的


 



 

4L


 

贺朝和谢俞啊,我们二中明星级别的人物


 



 

5L


 

不止明星级,男神级


 



 

6L


 

他俩太帅了!!!我在台下快沦陷了!!!


 



 

7L


 

而且成绩还那么好(卑微)


 



 

8L


 

话说回来楼主找朝哥俞哥干嘛?


 



 

9L


 

一见钟情了?


 



 

10L


 

如果真是楼上说的这样,楼主学妹我劝你死心


 



 

11L


 

看来大家都知道啊


 



 

12L


 

道理我们都懂


 



 

13L 楼主


 

不是,那啥,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那个长得比较高看着比较骚的师哥为什么可以这么骚


 



 

14L


 

请说出您的故事


 



 

15L 楼主


 

今天我们班体育课要月考,我和我闺蜜吐槽,还顺便说了句:怎样伪装自己是个伤患躲开月考。那时候贺朝刚好路过我身边,听到我讲话了。


 

朝哥(郑重地拍了拍我的肩):简单啊,学妹你去操场上滚俩圈,保准你全身挂彩。


 

我:???


 



 

16L


 

噗骚哥无疑(还有楼主我好羡慕你能被朝哥拍到肩)


 



 

17L


 

楼主你要负责,我把水喷手机上了


 



 

1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我们操场确实掉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9L


 

每次用手摸一下跑道就手就红了


 



 

20L


 

军训走鸭子步,回来后军训服膝盖那一块都红作一片,要不是我很认真地解释我妈都要以为我们学校虐待学生了


 



 

21L


 

鸭子步?tm的噩梦


 



 

22L


 

我永远不会忘记拿大喇叭放“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总教官的


 



 

23L


 

桥豆麻袋,我们话题扯哪了


 



 

24L 


 

我来扯回来,所以贺朝谢俞这么帅还这么优秀他们有对象了吗


 



 

25L


 

楼上的姐妹你绝对是新生


 



 

26L


 

同意


 



 

27L


 

我24L,我是新生没错啊,所以我到底错过了什么猛料


 



 

28L


 

他俩有对象,而且还是对方


 



 

29L


 

现在的帅哥都内部营销自卖自销了


 



 

30L


 

丝毫不考虑广大单身女同胞的心情,但我宁可单着也要他们结婚


 



 

31L 楼主


 

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信息量这么大吗?


 



 

32L


 

楼主你错过几个亿了


 



 

33L


 

学姐还可以给你普及更多嚯嚯嚯


 



 

34L


 

我听我表姐说,她和朝哥俞哥一届的,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俩成绩年级吊车尾来着


 



 

35L


 

吊车尾?真假的?那后来成绩这么突飞猛进?


 



 

36L


 

脑子被雷劈中了?


 



 

37L


 

出车祸了?


 



 

38L


 

被夺舍了?


 



 

39L


 

楼上好狠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0L


 

不是啦我表姐说他们本来就是学霸,学渣只是装的,至于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私人问题叭


 



 

41L


 

现在学霸都装学渣了,我却是真渣渣(哭)


 



 

42L


 

好像听说他们之前是一个寝室的?


 



 

43L


 

知情人士告诉你:是的而且还是他们自己要求住一块的


 



 

44L


 

这算不算证还没领就同居了


 



 

45L


 

楼上好有道理


 



 

46L


 

鼓掌👏


 



 

47L


 

撒花🌸


 



 

48L


 

放炮🎉


 



 

49L 楼主


 

我又有cp磕了👍


 



 

5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主好可爱


 



 

51L


 

姐妹们我一定要给你们分享一下这个!


 

【图片 jpg.】


 



 

52L


 

靠我可以!


 



 

53L


 

阿伟死了!我在天国过的很好!


 



 

54L


 

楼楼楼上太强了这怎么拍到的


 



 

55L


 

我给我朋友拍的,无意中就拍到了


 



 

56L


 

把俞哥摁墙上的朝哥太A了!!!


 



 

57L


 

我本来看俞哥冷冰冰还以为他是攻来着……


 



 

58L


 

俞哥长得那么可爱本来就是受无疑了


 



 

59L


 

我也觉得俞哥长得好软呜呜呜看到他的脸的时候好想戳(危险发言)


 



 

60L


 

楼上怕不是想si


 



 

61L


 

想戳可以,首先,你要是贺朝


 



 

62L 楼主


 

好了我又回来了


 



 

63L


 

楼主你干嘛去了


 



 

64L 楼主


 

了解朝俞去了,顺便看了篇0分作文


 



 

65L


 

楼主你笑吧,我们不拦你


 



 

66L 楼主


 

懂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好笑了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贺朝夫斯基太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7L


 

有你朝哥在的地方,就是舞台!


 



 

68L


 

背影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次看的时候xswl


 



 

69L


 

我的快乐源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0L


 

这里前线为您报道:朝俞现在在金榜次饭


 



 

71L


 

我果断放下买好的零食奔向金榜


 



 

72L


 

各位,如果我为了节省时间从三楼跳下去如何保持毫发无伤


 



 

73L 楼主


 

我觉得咱还是乖乖走楼梯吧


 



 

74L


 

怎么办我们老师强占吃饭时间讲数学题


 



 

75L


 

楼上你暴露了,你上课玩手机


 



 

76L


 

74L好惨,但是我也去不了咱班讲化学题


 



 

77L


 

心疼7476一秒


 



 

78L


 

这里前线继续播报【图片 jpg.】


 



 

79L


 

替俞哥夹菜的朝哥太温油了!


 



 

80L


 

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飞


 



 

81L


 

卧槽卧槽卧槽朝哥轻轻地刮了一下俞哥的鼻子!【图片 jpg.】


 



 

82L


 

哦卖噶太宠了!


 



 

83L


 

我要回城加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4L


 

妈妈!我磕的神仙cp!


 



 

85L


 

求问附近最近的民政局在哪


 



 

86L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民政局了,要学会自己走到他们面前


 



 

87L


 

朝俞🔒死,🔑我吞了


 



 

88L


 

我也


 



 

89L 楼主


 

我在一天之内成功入朝俞坑并在坑底躺平


 



 

90L


 

恭喜楼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1L 


 

我躺实了你们谁也别想拉我起来


 



 

92L


 

诶朝哥俞哥是不是已经吃完走了


 



 

93L


 

好像是


 



 

94L


 

我不会告诉你们他们吃完之后是牵着小手走出饭店的


 



 

95L


 

我拍到了【图片 jpg.】


 



 

96L


 

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7L


 

我!可!以!


 



 

98L 楼主


 

姐妹们我们一起祝他们99叭


 



 

99L


 

祝99!


 



 

100L


 

朝俞99!


 



 

101L


 

99!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啊!


 



 

102L


 

朝哥俞哥祝99!


 



 

103L 楼主


 

99!


 



 



 

——————————此帖已封——————————


 



 



 

朝俞99!

生日快乐,阿中🇨🇳

我竟然

活着

回来了

奇迹

【朝俞】甜

*日常小甜饼

*祝食用愉快

  

    春风温柔,秋风凉爽,至于为什么夏风和冬风这俩人们不常说,许是因为一个燥热一个刺骨。

 

     尤其是这夏天的风,接受了太阳光的洗礼,携着热浪扑面而来,多多少少都叫人有些不爽,怒气值随着温度直线上升。

 

     更尤其的是,你还拖着一个叼着草莓味棒棒糖,一副吊儿郎当样的男朋友……

 

     谢俞难得的假期,就陪着贺朝顶着北京的大太阳、迎着北京的热风,去游乐场逛了一整天。然而自从从鬼屋出来之后,贺朝就以“心灵受到严重创伤”为由,在烈日当空下死挽着谢俞的手,倒也不管腻不腻歪。

 

     “撒开。”冷冷的语气划破了空中热气。

 

     “不要嘛,不撒。”贺朝嘴里还叼着糖,一说话就透出一股草莓味。

 

     “你不热吗?”

 

     “不热啊。”

 

     鉴于贺朝拥有夏天不怕热冬天不怕冷的神奇体质,谢俞还真不能判断他是在骗自己还是真的不热。

 

     但是,害命的那位还是在感情和理智中选择了理智,毕竟不想被热死。

 

     “你不热我热,你撒不撒?”说着谢俞就从贺朝抽出了自己的手,不留一丝眷恋。

 

     咱朝哥表示他很懵。

 

     不是,刚才那是个疑问句吧?这还没说话呢怎么就抽手了呢???

 

     “哎小朋友,哥的手那么好看,要珍惜你手好看脸更好看的男朋友~”贺朝是谁啊,被嫌弃又怎样,死皮赖脸地凑上去啊。

 

     这一凑可不得了了,说话得开口,一不小心,嘴里的糖掉出来了,还在了谢俞衣服上留了一块草莓味棒棒糖的痕迹,有点黏。

 

     冷血杀手在线教你如何摆脱难缠的男朋友:打一顿,不行打两顿,再不行打进医院自己治。

 

     其实也就是说打而已,谢俞也没真的用力,两个人就在人行道上打打闹闹。某位贺同志可能是比较欠收拾,嫌死的不够所以继续蹭了上去。

 

     谢俞推着,贺朝赖着。

 

     阳光之下,好一番光景。

 

     推着攘着,贺朝就拉着谢俞到隐蔽处亲上了。嗯,甜的呢。在他俩眼里,对方最甜了。

 

     “朝哥。”

 

     “嗯,怎么了小朋友?”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彼此深爱。

 

     第二天一早,谢俞起床。贺朝已经上班去了,也是,贺老板昨天因为自家媳妇放假,特地自己也请了假,今天要做的事肯定不少。

 

     谢俞洗漱完毕,走出浴室。习惯性地往餐桌上看了一眼,果然有字条。

 

     上面只有短短两句话:今天晚点回来,吃糖想着我哈。

 

     哦对了,桌上还有根草莓棒棒糖。

 

     两句话,一颗糖,但足以让人心安,挺好的。

 

     谢俞这样想着,拆开了糖纸,把糖塞进嘴里。甜味扩散开来,甜甜的,像极了留字条那个人。

 

     谢俞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但他喜欢甜甜的男朋友,不仅甜,还不会腻。

 

     一辈子也不会,下辈子也是。


-END-

 

  

【花怜】牵挂

*小短文


     谢怜做噩梦了。

 

     他先是看见了风信和慕情倒在地上,浑身是血,正欲开口叫,又怎么都发不出声音。然后他看见了仙乐国的太子庙,国主,皇后,还有很多仙乐国民。看样子仙乐国已经战败了,人们可以说是近似疯狂地烧掉他们曾经那么仰慕的太子殿下的神庙。而国主和皇后上前去阻止,最后淹没在火里……谢怜想大声叫,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仙乐国民像是还没泄够愤,又向谢怜讨伐似地走来。

 

     “就是他!是他害了我们!”“别让他跑了!”“抓住他!”这些声音逼得谢怜头快要炸开。可最让他头皮发毛的,是白无相仿佛无处不在的笑声。

 

     谢怜下意识后退,却在退后几步后一脚踩空,从一个不知是悬崖还是什么地方摔了下去。

 

     他第一反应是:摔下去会很疼吧?

 

     疼,当然会疼,粉身碎骨怎么不疼?可是,他是神啊,神即使摔的生不如死也不会死。

 

     没事,谢怜想,他能忍。

 

     八百年都能忍过去,这点疼算什么啊。

 

     突然,急速下坠的谢怜被一双手抱住了,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让他一下子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扭头一看,果然,一片枫红。

 

    “殿下。”那人说。

 

     谢怜把头深深埋进了那片枫红里。

 

     “别怕,不是你的错,殿下。你还有我。”

 

     对啊,八百年已经过去了。

 

     我也在世上遇到了名为“你”的牵挂。

 


 


 

     谢怜今天起的比花城早。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起身换衣,而是看着花城的睡颜。

 

      他轻轻把一只手放到花城颈边,抱住眼前人,就如这人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一样。

 

      面前这人,即使在噩梦里,也同样义无反顾地爱着自己啊。

     你我彼此牵挂。

 


 

-END-

【朝俞】怕鬼








*可能有ooc,见谅     

     

     众所周知,贺朝怕鬼。

 

     但我们朝哥天大地大,小朋友第一大,那面子就是第二大,高二之前那十几年愣是没几个人知道他怕鬼。

 

     自从认识了谢俞后,自从谢俞成了自家小朋友后,贺朝开始觉得,怕鬼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的时间都很紧促,因此分外珍惜可以在一起的空闲时光,没事就去看看电影逛逛街什么的。看电影的时候免不了谢俞有几次调皮一下,买了鬼片的票子。贺朝每次都不肯进播鬼片的电影院,死赖着不走,谢俞就拉他进去。两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在影院门口拉拉扯扯,是个人都会多看几眼。也因此导致电影院的检票员小姐都记住他们了,一旦看到谢俞贺朝检的是鬼片的票,有着优秀员工称号的检票员小姐常常会十分关切的问一句:“需不需要耳塞和眼罩?”

 

     当然,纵使贺朝的意志再坚如磐石,再宁死不屈,还是抵不过谢俞那一声语气略带上扬,能勾起人心的“哥”,每次谢俞一这么叫他,他就觉得不能答应的事也得答应,只好带着“艹我回家就办了这个小王八蛋“的心情认命走进影院。

 

     看电影的时候贺朝是真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收下检票员的耳塞和眼罩,直接放着二十几年的老脸不要,把两个座位中间那个放可乐的东西推上去就……可以说是扑在了谢俞身上。要是别人,谢俞可能已经把那人拎出影院揍一顿了,可毕竟是自己男朋友,给个面子,任他抱着。两个人几乎每次都是如胶似漆地看完一场电影的,无论看的是不是鬼片。

 

     其实他们都是这么觉得的,看什么电影不重要,重要的是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那种万分满足的幸福。

 

     有时候他们不去看电影,贺朝就带着谢俞去游乐场。为了不去鬼屋,贺朝常常拉着自家小朋友去离鬼屋最远的地方玩。谢俞虽然早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但还是没揭穿他。实在是把游乐场玩完只剩鬼屋的时候,谢俞总说:“哥,进去不,我罩你。”

 

     游乐场的鬼屋自然是比当年二中秋游去的小公园的鬼屋要强,灯光音效都吓人多了。本来贺朝觉得那些鬼拍一下他肩膀他就能做两天噩梦了,但是谢俞牵着他的手,他又觉得无比安心,觉得不管前面有什么他都不会怕了。好像无论什么时候,有谢俞这个人在自己旁边,他都很安心,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贺朝相信未来也是这样。

 

     谢俞有一次问贺朝:“哥,你为什么怕鬼?”

 

     贺朝很无所谓地说:“小时候被我妈吓的呗。”说完他又把谢俞拉过来抱在怀里:“不过啊,我开始觉得,怕鬼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谢俞脸上仿佛写了“你tm傻逼说话好好说放开劳资”这几个大字。

 

     “因为有了你,你说你罩我,你要罩我就要罩一辈子,那你一辈子只能是我的人了,所以怕鬼也许真的不是件坏事。”

 

     谢俞笑骂了一句:“傻逼。”

 

     你就算不怕鬼,我也一辈子是你的人。

 

     

【舟渡】日常小甜饼

*日常,2k左右

*食用愉快



     今天是个挺平凡的早晨。阳光从窗外射进来,颇有些刺眼,费渡眯了眯眼睛。

 

     突然他的腰被一双手环住了,骆闻舟的脸蹭了上来:“醒这么早……”

 

     早个屁,骆队您再睡一会连踩点上班也别想踩了。费渡没忍心打击人民公仆的自信心,就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骆闻舟去厕所倒腾一阵出来后,精神顿时从迷迷糊糊变的倍儿棒,还不忘踹开挡在厕所门口的骆一锅。

 

     “宝贝儿你今天有饭局?”骆闻舟看着费渡翻衣柜,自家费总一眼都不分给堆积在衣柜最外层大红大紫大绿的一堆秋衣秋裤,手一直往最里头正装那区域掏。

 

     “对啊,怎么?师兄你舍不得我?”费渡捞出一件深蓝色的西服外套,穿在身上,接着问:“好看吗?”

 

    骆闻舟笑起来:“是,舍不得你。你穿什么都好看。”

 

     费渡指了指墙上的钟。骆闻舟不明所以。

 

     “师兄你要迟,到,了”

 

     “cao你不早说,今晚不许喝酒早点回来啊,走了!”说着中国队长就奔向自个的大二八,以火箭速度骑出了门。

 

     费渡在屋里笑个不停。

 


 

     “费总年纪轻轻,就这么有成就,果真是年少有为啊!”

 

     费渡笑着对旁边人说道:“陈总在整个燕城都赫赫有名,我哪能和您比呢。”

 

     做生意一是要会说话,二是要会送礼。要说就要说好话,能成事;要送礼就要送贵的,不舍得送那就干脆别做这行了,送礼的钱多还是事情做成的钱多人人都清楚。

 

     费渡就是明事理的人,一来就让苗助理送上几瓶价格不菲的红酒,话又说得讨人喜欢,没多久事就谈拢了。

 

     “费总啊,我祝你事业蒸蒸日上啊,敬你杯,来,喝!”

 

     “抱歉,”费渡笑着推辞,“家里人不让我喝酒。”

 

     “怎么?老婆不给喝?我也还没见过费总你老婆呢,下次吃饭带出来见见?”

 

     费渡觉得自己的笑快憋不住了。

 

     “行啊,反正就是一爱唠叨的大老爷们,一个不高兴还能把你关局子里。”

 

    

 


 

     骆闻舟坐在办公室里看刚打印出来的现场勘查资料,突然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郎乔刚好路过,就顺便探个身子进来问:“父皇,您怎么了?龙体有恙?需不需要儿臣我上贡点999感冒灵?”

 

     骆闻舟摆摆手:“没事,可能你母后太想我了。”

 

      关心父皇无果又被撒了一嘴狗粮的长公主:“……”

 


 


 

     费渡吃完饭准备回家,坐在车上舒服的驾驶位,开车前随手翻了翻手机。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郎乔刚发的朋友圈:昏君父皇净欺负我这个单身狗。[微笑]

 

     终是憋不住,费渡笑起来时桃花眼一弯煞是好看,可惜如今无人看到。他笑着摁下了点赞,用细长的手指点下评论,飞快地打了一串字上去,摁下发送:

 

     爸妈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发完后费渡自己也笑了,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骆大爷这个幼稚鬼是如何在队里声情并茂深情款款且十分欠揍地讲述自己和费渡恩恩爱爱的幸福生活了。

 

     他想起前几天陶然他们几个来家里吃饭,就在骆闻舟在厨房里做饭时,郎乔凑过来跟他说:“费总,老大每天都在队里秀恩爱,太欠揍了您能不能管管他?!”

 

     费渡就说:“既然欠揍你们为什么不揍?”

 

     郎乔当时估计想挤个苦笑出来,但又怕一笑就起皱纹,只能用一本正经的脸色对着费渡:“不是我们不想揍,但你要知道,我们一是打不过,二是不敢揍,我不想让我本来就少的工资变得更少。”

 

     费渡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备注为骆大爷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怎么了宝贝?已经到家了?”

 

     “师兄。”

 

     “嗯?”

 

     “等我。”

 

     “啊?”

 

     费渡眼角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等着,我今天来接人民公仆回家。”

 

    骆闻舟平时坐在车里的时候,总让费渡别老开空调,容易感冒。现在骆闻舟不在, 费渡也习惯性地关掉了本来打开的车内空调,打开了车窗。车里的香水味瞬间弥漫到车子周围的空气中,馥郁的香气分外浓郁。

 

     燕城晚间的风格外温柔,吹拂着马路边的树微微晃动。

 

     吹风挺好的,他想。

 


 

     骆闻舟刚从市局门口出来,就看见了站在车边看手机的费渡。

 

     骆队果然不负幼稚鬼的称号,溜到费渡身后,用手捂住他的眼睛,故意捏着嗓子说:“猜猜我是谁。”

 

     费渡不猜都知道是谁。

 

     于是他转过身去,在面前那人唇上印下一个吻后,说道:“猜到了,我的人。”

 

     大晚上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因此费渡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骆闻舟对这种撩拨已经面不改色心不跳,仔细回味刚刚嘴上留下的味道,然后说:“不错,没喝酒,今天挺乖。”

 

     “那师兄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今晚能不能少点折腾啊?”

 

     骆闻舟捋了捋费渡略有凌乱的发丝,从车后面绕到副驾驶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想都别想。”

 


 

     回到家后,骆一锅迎面就扑了过来,遣责它家两位铲屎官今天的晚归。

 

     骆闻舟一手抓住骆一锅背上的毛,把它拎了下来,搁地上放好。接着他看向费渡:“宝贝儿你先去洗澡。”

 

     费渡把西装外套脱下,拿进房间,顺便拿出睡衣:“师兄,一起洗吗?”

 

     骆闻舟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得了吧费总,我怕我进去了你明天下不来床。”

 

     费渡进了浴室,骆闻舟闲得没事,打开手机看了看。

 

     然后他就看到了大眼儿的朋友圈,“费事儿”的评论引得他一阵发笑,继而他摁下点赞,就把手机抛一边了。 

 

     等到费渡出来,姓骆的大爷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费渡走过去轻轻拍着骆闻舟的肩:“闻舟,该去洗澡了。”

 

     骆闻舟一醒,瞬间精神了,他一手环着费渡的腰,一手抄起费渡的膝弯,将他打横抱进了卧室,放在床上,关上了门和灯。

 

     骆一锅眼睁睁看着一号铲屎官关门,与费渡捡回来并赐名“骆二锅”的小猫一起溜到门前。

 

     如果一锅兄和二锅兄能听懂人话的话,那么他们听到的对话是这样的。

 

     “不是,闻舟,你还没……”

 

     “没事,洗了也是白洗。”

 

     幸好猫听不懂人话。

 

     简直少猫不宜。

 

     

【朝俞】暖手








     冬春季是感冒高发期,医院里人还挺多,平时浓郁的消毒水气味好像也被人们的熙熙攘攘削去了不少。

 

     贺朝不断地和周围的人摩肩接踵,好不容易才抽出手,把脸上的黑色口罩拉上了一点。

 

     口罩是谢俞买的,谢医生在走超市时犯起了职业病,说现在感冒的人多,要给贺朝买个口罩预防感染。贺朝同学第一时间就要拍照发朋友圈,第一张图拍的是口罩,说实话拍成这鬼样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玩意,第二张是贺朝拉着谢俞的手放在购物车上的照片。配文:我家小朋友太爱我怎么办?在线等,不急。

 

     对此,三班全体同学都表示十分的不爽:一天天的就知道秀恩爱!

 

     贺朝一想到那条朋友圈,就想笑。轻笑时鼻腔冒出来的热气被口罩罩住,笑出来的热气又罩回贺朝口鼻之间。

 

     他突然想到:不知道小朋友现在冷不冷?

 

     谢俞不仅性子冷,身子也挺冷的,尤其现在冬季转春季还没完全转过来,天气还有点凉,谢俞的手也比其他人冰不少。

 

     “你好,请问你知道谢俞在哪吗?”贺朝随手拦住了一个小护士问道。

 

     那小护士应该还是实习的,突然被人拦住,魂都差点没了,说话也结巴起来:“谢……谢俞,谢医生在……在三楼他……他自己的办公室。”

 

     贺朝还疑惑自己怎么吓着人家小姑娘了,那护士就一溜烟跑了,他也只能自己坐电梯上三楼,嘴里还喃喃自语:“我有这么帅吗把人都给吓跑了果然人太帅也是个烦恼……”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贺朝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谢俞的办公室,悄悄地推开门,又十分迅速地窜到了谢俞的办公桌前。

 

     谢俞对声音很敏感,抬起头来,同时,他写字的右手被面前的人一把抓住。

 

     “医生,我觉得我病的不轻。”

 

     “嗯,病哪了?”谢俞憋笑。

 

     “我觉得我得了一种一看不到我家小朋友就心里不舒服的病,特严重,天天犯。”

 

     “骚哥,幼不幼稚啊你?”谢俞笑着拉下贺朝的口罩,“要不要我再给你开个单子去看看病?”

 

     贺朝好像很认真地想了想:“我觉得可以。”

 

     谢俞取出一张单子,在“症状”一栏写下了大大的几个字:脑子有病。然后把它递给了贺朝:“喏,去脑科看看脑子。”

 

     “小朋友,有你这样对自己老公的吗?”贺朝说完就蹭到了谢俞身上要和他挤一张办公椅,这种椅子本来就大,加上两个人都瘦,位置不多不少正正好好。

 

     “哥,你公司的事做完了?”

 

     “那当然,为了要来找谢医生看看我这病,说什么也要早点干完活是吧。”

 

     “行,你先等等,我统计完今天的资料就能下班回家了。”

 

     其实谢俞真正能下班时也到晚上九点多了,中途替别的医生接了几个病人。

 

     “唉,当医生也太累了吧,”贺朝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道,“搞的我家小朋友都没时间陪老公了。”

 

     谢俞听着旁边人用开了一天的会还略显沙哑的声音说话,不禁有点心疼:“是啦,委屈贺朝同志了。”

 

     忽然,贺朝拉住了谢俞的手。

 

     “你手太冷,让哥暖暖。”说完,还转头向谢俞一笑。

 

     谢俞没说话,任他牵着。

 

     贺朝的手是真的暖,牵起来特别暖和。就算谢俞手再冷,也慢慢热乎起来了。

 

     谢俞莫名其妙地鼻头有点酸。

 

     暖和的哪里只有手。

 

     还有心啊。

 

     路灯照在两个人身后,渲染出一片黄色的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