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诗所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朝俞】愿望

 我居然更新了


     “喂,我下课了,你在哪?”谢俞拿起手机,走出实验室,在医学院的走廊跟自家男朋友打电话。

     “小朋友,往下看,对,低头。”贺朝在电话那头说,话里是满溢出的笑意。

     谢俞顺着贺朝的话看向楼下,只见大帅比站在楼下仰头笑看着自己。谢俞见他,也禁不住地笑了。

     还挺帅。

     谢俞很快下了楼。贺朝拿过谢俞的包,用右手提着,又伸出左手,问道:“小朋友,牵个小手?”

     “好”

     十指相扣让谢俞本有些冷的手逐渐升温,周遭空气也随之温暖起来,旁边细碎的议论声,反而让俩人握得更紧了。

     “唉呀,小朋友天天那么忙,又不好好吃饭,到时候生病可怎么办哦,那不得心疼死你哥我。”贺朝装着严肃,看着谢俞,带着点小脾气。

     谢俞被他惹得笑了:“哥,演技挺好啊。”

     “我认真的。”

     “知道啦,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贺朝看谢俞答应了,这才笑了出来:“知道要做到,你再像上次那样胡来,小心我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讲起上次,谢俞做一个很重要的实验,每天只睡那么三四个小时,颇有当年学委的风范。一来二去折腾到感冒了,谢俞也忘了贺朝说,结果感冒愈演愈烈成了发烧,全身烫得可怕,把贺朝吓个半死,足足请了三天假照顾自家小朋友,直到谢俞的病完全好了才肯回去上学,可谓是尽心尽力。

     “哥~还记着呢。”

     “那是。”贺朝已经学会选择性地不被小朋友的“哥~”蛊惑了。

     今天谢俞下课的确是有点晚了,大街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但谢俞并不觉得冷清,毕竟身旁有贺朝对吧。

     谢俞有时候会想,贺朝这个人,真的很好,好到……好到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有他在就很安心。 

    贺朝抬头看了看天,猛然发现天上一道光划过:“哎小朋友快看天上流星啊赶紧许愿赶紧许愿!”

     于是两个人都闭上眼睛,虔诚地许了个愿望。

      贺朝睁开眼睛,那颗流星也一逝而过,仿佛不曾来过,他复牵住谢俞的手:“小朋友,许了什么愿啊?”

     谢俞看着他笑笑:“说出来不就不灵了。”

     贺朝将谢俞的手牵得更紧,笑说:“不怕,一定会灵验的。”

     其实爱人的默契总是如此美好。

     [愿我和小朋友长相厮守,白头到老]

     [希望我和贺朝越来越好]

      

评论(4)

热度(45)